您的位置:主页 > 养鸡场 > 即时新闻 > >>>《远古之旅 》作者: 大脸猫爱吃鱼

《远古之旅 》作者: 大脸猫爱吃鱼

2017-09-08 00:57 来源:河北新闻网 责任编辑: 小编

亲,您如果觉得《远古之旅 》作者: 大脸猫爱吃鱼这篇文章还不错,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与您一起欣赏,点击这里复制分享地址,再次感谢您阅读本文章,本页下方有更多精彩内容,请您鉴赏!如果您喜欢《远古之旅 》作者: 大脸猫爱吃鱼这篇文章,请记住本站网址,以便下次阅读!

The ancient
>

“这么早就返来了,又没打到猎吗?远古之旅,”程依忧愁地问。别忘记了珍藏(collect)本小说章节,便利(convenient)下次拜访(visit)www。jlgcyy。com

“我惦记着暖暖先返来了,他们还没返来,宁神(set one's mind at rest),明天收成(gather in the crops)不差,宰杀几只圈养的野鸡就可以让所有人饱餐一顿了。”阿蛮一边哄女儿玩一边答复,冬季冷养的大部分动物受不了,圈里堆了很多(many)干草,圈的周围(all around)盖得严严实实的,横竖(anyway)用不了多久就会将它们吃光,也就不在乎会不会冻死它们,就算冻死了也不怕,恰好将它吃了。

“那就好。”

“你还在想着要去那什么‘南边(south)’吗?”虽然程依没将这idea告知(tell)他,但阿蛮后来听族人们说程依对“南边(south)”很好奇,于是便猜到她是想去那个他们没据说(be told)过也不晓得的地方生活。

“我是跟着(along with)你的,你在那边(that place)我就在那边(that place),你不想去的地方我自是也不情愿去的。”

阿蛮闻言跟醉了酒一样晕乎乎的,内心暖成一片,抱着暖暖挨着程依坐下来,将女儿悄悄放到兽皮上让她自己玩,伸臂环住程依笑道:“你说得对,我在哪你就在哪,那个‘南边(south)’就算再好我也不奇怪(scarce),还是这里生活得舒坦啊。”

对于完整生疏(strange)而且(and)遥远的地方,人们自然是挑选自小就熟习(know sth. or sb. well)的地方生存,这是人情世故,所以程依对于想要去南边(south)生活的idea才没有持续多久不能不give up。

有了一次有身的经历,程依在怀第二胎时就有了些经历,有个什么不良反应也不像怀暖暖时那么惊惶(alarmed)了,第二胎也没怎么折腾她,孕吐得不利害。

几个月过往( the past)后程依如愿生了个男娃,第二胎普通都比头胎要生得轻松,程依也不例外,这个儿子没折腾她多久就生了出来。

阿蛮抱着儿子愉快(glad)得直笑,快两岁的暖暖抱着阿蛮的腿仰着头看弟弟,奶声奶气隧道:“弟弟,小。”

“你刚生下来时也跟你弟弟一样小。”阿蛮心境(mood)大好地对女儿说道。

程依刚生完身体(stature)(body)很虚弱,看着在阿蛮怀中睡着了的儿子浅笑:“抱过来我看看。”

阿蛮赶快将儿子放在程依怀中,笑眯眯隧道:“看小家伙多可爱。”

说实话,刚生出来的婴儿又丑又小,真看不出可爱来,阿蛮纯粹是愉快(glad)(feel happy)过火(go beyond the limit)了,所以看着自己的儿子是怎么看怎么好。

揉了揉发胀的胸,程依温顺(gentle)地看着儿子:“宝宝快点醒,妈妈等着你醒来喂你初乳喝。”

暖暖好奇地趴在小弟弟身边,伸出手要去摸他,结果被阿蛮阻拦(prevent)了道:“暖暖别去碰,弟弟在睡觉。”

“摸,摸。”

“等弟弟醒来再摸吧,暖暖是姐姐要听话。”程依小声哄着暖暖。

暖暖摸不到弟弟没怎么朝气(take offence),爬到程依腿上撒了会儿娇后困了,打了个哈欠后两眼皮开始打斗(come to blows)。

阿蛮见状悄悄将女儿抱起来放在程依另一侧,给她盖好小被子轻拍着暖暖的后背哄她入眠。远古之旅,

暖暖睡着了,儿子又没有醒来的迹象,刚生产完的程依终于也撑不住了对阿蛮说:“儿子醒来时记得唤醒(wake up)我喂奶。”

“好,你睡吧。”

程依疲乏(tired out)地闭上眼睛,很快便进入了梦境(dreamland)。

程依睡在中央(among),两个孩子分别睡在她两侧,一大两小睡得正香,阿蛮看着妻子后代宁静(quiet)的睡颜舍不得眨眼,眼睛里流露出浓浓的幸运与满足。

低下头悄悄地在三个人脸上各吻了下,然后摊开一大块兽皮铺在儿子身边,躺上去陪着他们一起睡了。

日子一天天地过往( the past),程依已经想着这辈子就在这里度过了,她几近都不再去神往(yearn for)南边(south)了,结果老天像是在耍人一样再次用天灾来磨练他们,大雨接连下了十来天,致使河水的水位上涨利害,山上的小瀑布变成了大瀑布,部落被淹了。

不晓得是那边(that place)出了问题,水质变得很差,不但河水又浑又脏,瀑布的水也不清洁(clean),即使是烧开了的水吃下后也让抵抗力低的老年人(old man or woman)孩子坏肚反胃,眼看一直没有好天(clear day)的迹象,一直阴着天,卑劣的气象(weather)严重影响了人们的生活。

动物们开始三五成群(gathering in crowds and groups)地迁居(move house),时不时地会有人山人海的人自阿蛮他们的部落前经由(pass),这些人都是避祸(flee from calamity)迁移(metaptosis)的。

阿蛮思虑再三,终究决定带着族人们分开(leave)此地逃亡(take refuge)去,他们挑的标的目的恰是(just about)南边(south)。

51结束章

避祸(flee from calamity)的进程(名process)是辛劳(hard)的,特别还带着孩子,暖暖已经五岁,其弟阳阳三岁,路上都是被阿蛮和程依背着的,族人们都带着些简单的器具(utensil),早晨随意(casual)挑个地方委曲凑和一宿,然后天亮持续(continue)赶路。

年事(age )大者还有个体(individual)身体(stature)(body)不好的人其实受不住艰苦(difficult)病倒了,有些治好了而有些则一病不起终究病逝,其中就包括(include)阿蛮及阿泰的母亲,她主要是郁结而至,因为舍不得分开(leave)生长了大半辈子的部落,特别那边(that place)还是阿蛮父亲生活过的地方,一旦分开(leave)就就像(can be compared to)生命中重要(important)的东西没有了,就此一直闷闷不乐,最后心郁成疾病死了。

其实就算逃脱(run away)了,等过阵子灾害(suffering)过往( the past)了还是可以回去的,但路上避祸(flee from calamity)的人和畜生(livestock)过量,其艰苦难以想像,在逃亡进程(名process)中世人(everybody)就够享福了,谁还有那精力想着以后的事?先处理面前(before one's eyes)窘境再说吧。

受灾地区其实不大,世人(everybody)走了也许(general idea)七八十里路时终于松了口吻(tone),因为终于到了没有受灾的平安(safe)地步(condition)。

族人们想就在邻近(nearby)找个地方个人落户树立(build)新的部落,程依觉得这样不当(not proper),觉得这里离他们本来(original)的地方太近,难保不会涌现(appear)灾害(suffering)转移过来的情形(circumstances),终究由那个会卜卦的阿婆算了下,她说将来(coming)一个月内周遭上百里的地方都会连续受灾,这里立时( at once)就不平安(safe)了,倡议大伙(great master)完整迁到平安(safe)地方再停下来。

于是世人(everybody)咬着牙又走了一个多月,时代(period)有孩子的人家最辛劳(hard),孩子大些还能自己走些路,小的就要大人背着了,这阵子下来程依疲乏(tired out)不胜(can't bear),历久(over a long period of time)风餐风宿露下来皮肤没之前那么水润了,嘴唇干得脱了皮,她还算好的,其他的女人比她狼狈不晓得若干(number)倍。

等完整脱离(separate oneself from)“伤害”地步(condition)时,世人(everybody)已经累得不行了,找个大点儿的岩穴停脚,歇了好几天。

很多人不想走了,就想留下来扎根,但是程依却很想持续(continue)往南,已经走了这么远,何不再辛劳(hard)些走更远点呢?一起行下来她感觉(sense perception)(sense perception)到越往南氛围越潮湿(moist),温度比之前住的地方只高不低,这更令她深信那所谓的四季如春的南边(south)是存在的,而且(and)离他们不远了。

一起的奔逃令族人们焦躁(be fidgety)不胜(can't bear),特别还病死累死了好几个族人,一部分人不再想走了,不管阿蛮的志愿,几人搭伙留了下来,寻了个邻近(nearby)大点的部落投靠(go to (a friend or a place) for shelter )了。

对此,阿蛮很难受,但他不能无私地再逼着族人跟着(along with)他一起辛劳(hard),只能缄默(reticent),他不是不想在这里扎根,但避祸(flee from calamity)进程(名process)中对“南边(south)”也跟着(along with)神往(yearn for)起来,讯问(ask about)了族人们的看法(suggestion),不想走的可以随时找部落投靠(go to (a friend or a place) for shelter ),想持续(continue)跟随(follow)他的就跟着(along with)走,他不强制(enforce)。

有些女人不想再吃苦,趁早晨世人(everybody)熟睡时鬼鬼祟祟(in a sneaky way)逃脱(run away)奔向别的部落了,如此一来男女比例忽然(sudden)就正常了,多出的女人不是在路上抱病而亡就是中途分开(leave),到最后跟着(along with)阿蛮的族人加起来连之前的四分之一都不到。

又走了一个多月,秋季的时候他们终于到了南边(south),寻个离海近的地方扎了根,他们落脚的地方显著(clear)凌驾(tower above )海面很多,所以不用担忧(worry)海啸,伤害来了逃离其实不艰苦(difficulty)。

海边有很多住户,都是以部落的情势群居,但每个部落人都不多,这里的人不管男女,皮肤都很好,为人也热忱(enthusiasm),见阿蛮他们要在这里落脚盖屋子,每天都会有一些人过来协助(help),还有人送来食品。

“这里果真(really)好,没白享福啊。”吃着邻居(neighbour)(neighbour)(neighbour)送来的烤肉,族人们感觉(sense perception)(sense perception)很满足,他们讯问(ask about)过,这里果真(really)如程依所讲的那样,没有冬季,就是夏日(summer)(summer)会极热,不过幸亏有海,热大劲儿了去海边泡泡澡能解暑。远古之旅,

邻近(nearby)的人都说他们从来不在吃的上忧愁,蔬果一年四季都有,没有动物蛰伏(winter sleep),不愁吃不到猎物,而且只要不得罪其他部落的话,也不会涌现(appear)纷争,部落间都很友爱(close friend)而且(and)联结(unite),如果涌现(appear)有一方非分特别(especially)跋扈(rampant)的话,别的部落会联合起来将他们赶走。

因为环境(environment)所限,南边(south)的人不像阿蛮他们那样结实(sturdy),据说(be told)阿蛮他们来自北方,都很好奇,据说(be told)那边(that place)不但冬季会经常(frequently)饿肚子外还要不时(often)防备(take precautions against)外族人入侵时都暗自光荣(rejoice)自己生活在南边(south)。

这里也有像阿蛮他们那样从北方迁过来的人,只是很少。

“这些盆子先借你们用,等你们有了再给我们。”邻近(nearby)邻居(neighbour)(neighbour)(neighbour)将多出来的盆子借给程依她们洗衣服。

“真是太谢谢了。”程依很愉快(glad),来南边(south)的决定是对的,她没想到这里住着的人会这么友爱(close friend)热情(enthusiastic),送吃的用的,有的女人闲来无事还找他们来谈天儿解闷。

“不用谢。”妇人看程依长得不那么人高马大,跟她们的身体(stature)稍微靠近,于是对程依非分特别(especially)友爱(close friend)。

将暖暖和阳阳叫过来,程依平和(temperate warm;gentle)隧道:“来,叫姨姨。”

“姨姨。”“姨姨。”两个小家伙灵巧地睁着一双黝黑漂亮的大眼睛望着妇人笑。

“哎哟,真可爱,啧啧,瞧这两孩子神色(complexion)缓过来了,头几天你们刚来时他们的脸可不是这样。”妇人弯下腰悄悄捏了捏两姐弟滑腻(smooth)了很多(many)的小脸儿赞叹道。

程依想起前阵子迁移(metaptosis)进程(名process)中两个孩子吃的苦,心中一阵歉疚,若非她保持(persist in)来这里又多走了一个多月,孩子们也不会瘦得像疲猴,神色(complexion)发黄得利害,幸亏这里比她想像得只好不差,不然(otherwise)她光良心上就过意不去。

“是这里氛围好,而姐姐你又经常送些果子菜食来,他们想稳固(stabilize)白变嫩了都难。”程依卖好地说道,南边(south)氛围养人,十几天下来她的肤质也和缓了很多,再过一阵子皮肤说不定比之前还要好。

这时候,淼带着她四岁半的儿子走了过来打招呼:“姐姐又来帮我们了,这阵子多亏你们协助(help),我们才不至于那么惊慌失措(act with confusion)的。”

阿泰和淼也跟着(along with)来了南边(south),阿泰别的(in addition)三个女人中两个没生育过的途中投靠(go to (a friend or a place) for shelter )别的部落去了,别的(in addition)一个有个两岁的女儿,不知是舍不得分开(leave)骨血(flesh and blood)还是对阿泰有感情,总之是不辞辛劳(hard)地跟来了这里。

淼的儿子叫大荒,长得像淼,五官很立体,是个漂亮的男孩子,见到暖暖和阳阳就松开母亲的手走过来和他们玩儿在了一起,刚来到生疏(strange)的地方他们不习惯,实在(really)诚实(honest)了一阵子,现在熟习(know sth. or sb. well)后又规复成之前的调皮(naughty)样儿,几个孩子凑在一起没多会儿就可以折腾得满身( from head to foot)跟泥球一样。

地区差异(difference),这里的生果(fruit)品种大多与北方不一样(difference),很多阿蛮他们都没吃过,感觉(sense perception)(sense perception)很新鲜。

程依了解到生活在这里的人也没有盐,都是互异动物体内含有盐类物质,所以不影响生存。

等屋子都盖好,该具有的东西也都有了后,程依便开始忙活过滤盐了。

她没法弄出像当代那样纯净的盐来,粗糙的到是委曲可以试一试,她没提炼过盐,道理(principle)了解一点但碍于前提(condition)受限,所以试了无数次,又煮水又过滤的,应用溶解度的不一样(difference)掏出(get out)粗盐然后再结晶,这些看起来容易,其实做起来很麻烦,煮海水取盐不但产量低,质量也不怎样,但是现在并不是夏日(summer),日头不敷,不宜采用(adopt)晒盐的办法,相经起来还是靠煮的更快些。

在程依忙活了好几天,反复研究试过无数次后终于从海水中提炼出看起来还算“清洁(clean)”的盐来,这让她冲动(excite)很久(for a long time)。远古之旅,

等族人们狩猎(go hunting)返来烤肉时她将盐洒上去一些,果真(really)味道就不一样了,很多(many)年没吃过加了盐的食品,等吃到时程依感动得眼泪直流。

“你怎么了?”阿蛮见到程依掉泪大惊,顾不得正烤着的肉惊慌失措(act with confusion)地给程依擦眼泪。

“没什么,你试试(Taste)这个。”程依将手中加了盐的烤肉递给阿蛮,表示他试试(Taste)。

阿蛮疑惑地看了眼程依,确认她是冲动(excite)的哭而非悲痛(sad)心的哭后才放下心来吃了口程依递过来的烤肉,嚼了一口愣了下,然后再一口,又一口,三下五除二,很快便将肉吃完了。

“好吃吗?”程依一直观察(observe)着阿蛮的脸色(expression),见他眼睛睁得极大,几口将肉吃完后心中一阵愉快(glad)。

“好吃,这就是加了你捣鼓出来的盐才变好吃的?”阿蛮很惊奇(surprised),没想到小小的盐竟然有这么大的作用(effect)。

“对!我这几日的辛劳(hard)没空费吧?”程依自得,见阿蛮舔着嘴唇意犹未尽的样子,笑完后又拿起盐持续(continue)烤肉,中间煮着肉的锅里她也洒了盐,这是给两个孩子吃的,小孩子她不让他们吃太多烤的东西。

“快、快烤。”阿蛮馋得一手拿一串生肉纵火里烤去,日常平凡(in normal times)不觉得淡淡的烤肉有什么不好,现在吃过加了盐变得有咸味的肉后忽然(sudden)觉得之前吃的肉太恶心了。

一顿饭,一家四口吃得极欢,每人都吃了很多,满足得恨不能躺地上滚几下。

因为(owing to)程依只是想试一下作用(effect),没提出若干(number)盐来,一顿就吃没了,所以没法给其他族人试试(Taste)鲜。

见阿蛮和两个孩子这么恭维,程依信念(confidence)大增,于是持续(continue)煮盐,找着了秘诀(initial approach to become a Buddhist believer)再煮盐就快了很多(many),将办法教给阿蛮后让他帮着一起煮,获得(get)的盐分给族人一些品用。

盐这种东西是没有人讨厌的,就算程依提的盐达不到高纯度但那个咸味也是极美好(beautiful)的,族人们尝到了盐的厚味后更是愉快(glad),恨不能将程依当巫神崇敬(worship)了,愈来愈不懊悔(regret)当初多享福一个多月跑来了这里落户,不但不用愁冬季缺乏食品,竟然还吃上了盐,族人们对阿蛮和程依的恋慕空前得高涨。

这煮盐的办法缺陷(shortcoming)颇多,产量太低,太辛劳(hard),一个人煮收成(gather in the crops)有限,于是程依将办法教给族中的女人们后大伙(great master)一起煮盐,因为(owing to)受过邻近(nearby)邻居(neighbour)(neighbour)(neighbour)们太多的协助(help),等盐多了后便将盐送给邻居(neighbour)(neighbour)(neighbour)们去品味,又煽动(promote)邻居(neighbour)(neighbour)(neighbour)随他们一起煮盐。

晒盐其实比煮盐要便利(convenient)很多,程依盘算(intend)夏日(summer)温度高时就试着去晒盐。

日子一天天过往( the past),冬季很快就来了。

这里的温度果真(really)不低,日间(daytime)也许(general idea)有十五六度,夜里就算冷也有三四度,总之不会涌现(appear)零下的情形(circumstances),食品也不愁,不但生果(fruit)有,动物们也像平常那样出没,每天都能打到充足的猎物。

生活稳固(stabilize)了下来,族人们在暖和(warm)潮湿(moist)的气象(climate)中皮肤都变好了,这里有种可以去污的动物,洗澡时将其搓成汁能当番笕(soap)用,洗完后不但身上清洁(clean)了而且还会留下淡淡的动物清爽(pure and fresh)香气。

这可美坏了男人们,他们的女人不但皮肤变水灵了,身子摸起来手感愈来愈好还带香气,这让一群下半身思虑(think deeply)的“雄性”性致昂扬( hold high ),夜夜歌乐([书] playing and singing ),男女关系空前协调(harmonious),待冬季过往( the past)春季光降(arrive)时有身的女人逐渐(gradually)多了起来。

某天早上吃粥时程依闻到阿蛮端出去的煮肉香味,一阵反胃,放下碗跑出去干呕起来。远古之旅,

有过两次经历的阿蛮这下也不慌了,站在程依死后(after one's death )一边给她拍着背一边咧嘴乐:“又怀上了吧?真好。”

这种反胃感太甚([医]hyperactivity)熟习(know sth. or sb. well),而且月事晚了有半个月,程依吐完后笑了,自从阳阳出生(be born)后她的肚皮就没消息了,迁移(metaptosis)途中不便利(convenient)有身,她一直留意着不让自己怀上,现在日子过得润泽津润(moist)了,在她伤害期内夜夜缠着阿蛮亲热,终于让她盼来了。

程依晓得因为流失大部分族人阿蛮虽然嘴上不说,但内心很难过,所以她很想为增加(add)族人数目(quantity)做点进献(contribute),特别她还爱好孩子,暖暖和阳阳又总是喊着再有个弟弟或mm就行了,程依不在意孩子多了麻烦,趁着年青(young)能生几个就是几个,孩子多了热烈(lively)。

“也许(general idea)是怀上了。”程依愉快(glad)(feel happy)地对阿蛮笑。

阿蛮闻言更愉快(glad),揽着程依的肩膀将她带进屋里对正吃得满头大汗的两个孩子高声(loud)说道:“娃们,你们妈妈要给你们添小弟弟mm了。”

闻言,两个娃敏捷(rapid)吞掉口中的食品,喝彩着奔过来。

阿蛮赶快伸臂将两个皮猴抱住,蹲□平和(temperate warm;gentle)地嘱咐道:“你们妈妈肚子里有小宝宝了,以后不准再往她身上扑听到没?如果不听话阿达就揍你们屁股!”

“晓得啦。”暖暖想着可以多个弟弟或mm欺侮(bully)心境(mood)很好,一直被暖暖欺侮(bully)的阳阳想着终于可以有个人被他欺侮(bully)一下了,于是心境(mood)一样很好。

不晓得两个孩子心中的idea,阿蛮见后代这么听话心境(mood)大好,在他们脸上重重亲了几下连声说“乖”。

程依走到桌前坐下,浅笑着看着笑闹成一片的父子三人,觉得不用再担忧(worry)食品不用挨冻后,这种一家人聚在一起笑笑闹闹的生活真好。

“阿蛮,你有懊悔(regret)过来这里假寓(settle )吗?”程依卖力(conscientious)地问,来到这里他们也付出了一些价值(price),那些一同生活着的族人们大部分都没有再跟随阿蛮。

阿蛮晓得程依指的是什么,一手抱着一个孩子,大跨步向程依走来,满足地笑道:“最开始时想到那么多火伴走的走散的散内心很不好受,但是现在跟着(along with)我过来的族人们生活得比之前要好,脸上笑颜(smiling expression)也比之前多,这让我觉得自己的决定值得。那些分开(leave)我们的火伴在别处生活着,与以往没什么差异(difference),只是没与我们生活在一起罢了(that is all),这么一想就没什么可遗憾的了。”

看了眼跟着(along with)他的话脸上开始放光的程依,再看了看自己腿上坐着的两个可爱漂亮的后代,阿蛮浅笑着从新(again)望向程依,看着她的眼睛坚定地说道:“我不懊悔(regret)来这里生活,很愉快(glad)当初听了你的倡议,不但我,阿泰他们也很情愿在这里生活,程依你就宁神(set one's mind at rest)吧。”

程依心中那一点点忐忑终于消失了,完整放松后的她没了心思累赘(bear ),幸运地笑了:“阿蛮,这辈子能遇见你我很愉快(glad)(feel happy)。”

阿蛮也笑:“我阿蛮这辈子能有你、有这些后代们也很愉快(glad)(feel happy)。”

阳光自屋外照出去,将阿蛮他们覆盖(envelop)在幸运的光晕当中,屋外传来孩子笑闹声还有大人们高声(loud)谈天的声音,这些声音听在程依耳中就像(can be compared to)天簌。

虽然部落里的人少了很多,但是笑声比之前人多时只多很多,每当看到族人们红光满面的笑容(smiling face)程依都觉得很幸运。

程依望向屋外满足地笑了,不但仅是因为有个好丈夫,有一对可爱的后代,还因为有她一样看重(动attach importance to)的族人们的欢笑,没什么比自己看重(动attach importance to)的人都过得愉快(glad)(feel happy)更好的事了,对于现在的生活她异常(extraordinary)满足(satisfied),如此简单幸运的生活他们会一直过下去,程依这么深信着。

作者有话要说:亲们,文文结束啦吼,这个终局(final result)俺觉得比较美满(satisfactory)了,大伙(great master)有哪不满足(satisfied)的提一提啦,俺会考虑加番外的嘻嘻,不晓得大伙(great master)还想看番外不,如果想看的话写什么样的番外好呢?如果觉得这里愣住挺好的话那猫就不写番外弄巧成拙了呵呵。远古之旅,

【完】——

下小说就上AA小说论坛,更多最新小说请拜访(visit)://bbs.aamp4./index.php?u=8883

本内容仅供学习交换(exchange),请下载24小时内删除,赞同(support)作者购买正版吉林小说网www.jlgcyy.com为您提供《太古之旅 》作者: 大脸猫爱吃鱼无弹窗广告免费全文浏览(read),也能够txt全集下载到当地(this locality)浏览(read)。

本文原标题《远古之旅 》作者: 大脸猫爱吃鱼,来源自网友的自发分享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出现版权等问题,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!请记住本站网址http://www.nbrixing.com/news/89558.html,以便下次阅读!